兄贵草

【有宰】《[文豪野犬]恋爱脑醒来后的太宰先生》BY鱼危

鱼危:

  
  【有宰】《[文豪野犬]恋爱脑醒来后的太宰先生》
  
  CP:有马贵将x太宰治
  
  设定1:文豪野犬背景,无喰种出现。
  
  设定2:有马贵将是从《东京喰种》的世界自刎后,重生到《文豪野犬》的世界。太宰治对有马贵将的“喜欢”源自于某种超规格的力量。
  
  设定3:现在,梦醒了,故事开始。
  
  (^U^)ノ~YO(^U^)ノ~YO(^U^)ノ~YO(^U^)ノ~
  
  第一章
  
  太宰治清醒过来的时候,他已经与一个人同居两年了。
  
  如梦惊醒。
  
  白色的纱帘在窗户前微微晃动,手机在床头发出轻微的震动,干净整洁的卧室充斥着一种极端简约的风格,又在里面多出少许生活的痕迹。
  
  这是一间两人居住的卧室。
  
  偏黄的沙色风衣挂在置物架上,那是他在从港口黑手党叛逃后,给自己临时买的外套。因为颜色比较接近记忆中友人喜欢的颜色,所以选择为自己今后踏入光明,抛弃过去的象征……其实不用说得那么复杂,他穿厌了黑色而已。
  
  他慢慢坐起身,腰部倒没有什么酸麻的感觉,身体懒懒得提不起劲。他伸手往旁边抹去,身侧空着的位置明显之前睡过一个人,残留着一点体温。
  
  那是一个成年男性。
  
  年龄比他大。
  
  身材较为强壮,没有什么体味,平时很注重卫生与细节的整理。
  
  好吧,再准确一点来说,对方叫有马贵将,容貌长得不差,但也不是什么惊艳四方的美男。这人是一名内务省的高级官员,背景尚不清楚,实力听说很强,所有信息来源不是靠眼睛分析,而是他记起了自己在两年到底干了什么!
  
  太宰治抓起手机一看时间,早上七点半。
  
  来电对象:【坂口安吾】。
  
  他直接挂断,揉了揉睡木了的脸,思考自己的人生是怎么变成这幅摸样。
  
  在两年前,他还是一位风华正茂的港口黑手党干部,刚遭遇朋友去世的不幸,脱离邪恶组织,专心致志当一个洗白档案的预备好人。
  
  在两年后……
  
  自己怎么就变成了一名政府官员的地下情人?!
  
  如果没有记错,还是自己追到的人,对方一开始并不是性取向男的,是在自己孜孜不倦的骚扰下同意了这段无法公开的交往。
  
  太宰治的目光放空:“我是中了什么诅咒吗?”
  
  换作小矮子碰到这种事情,怕是醒来就跳脚,急匆匆地找人算账了……
  
  “噗——”他笑了一声,果断起床去面对那个让他警惕的男人。
  
  这一掀开床被,他的身体僵住霎那,看见了自己绷带下遮不住的痕迹,以及自己没有酸痛感觉的原因是——两年来已经习惯了简单的性爱。
  
  自己被人睡了。
  
  就算是在特殊力量的导致下,太宰治“喜欢”上了某一个人,也不可能毫无自尊心的让一个成年男人上了自己,归其原因……
  
  那是一个比自己更加强势的人。
  
  他玩不过人家。
  
  内务省的“白色死神”,日本的镇国级异能力者。
  
  陆续恢复的记忆让太宰治陷入短暂的沉默,抓住重点总结出了一个答案:“我主动追求了一名生活在东京的强大异能力者,被对方包养了两年,并且脑子清醒过来,准备与这个人谈一谈怎么分手的问题?”
  
  忽然,在感情方面很人渣的太宰治也有点心情复杂。
  
  吃亏的是我。
  
  为什么我要思考怎么活着走出去?
  
  不……这种死法,我是拒绝的,我喜欢的是可以殉情的漂亮小姐!
  
  如今二十岁,思维还很活跃的太宰治惋惜地发现连自称“未成年”都办不到,今年正好成年了,前不久的生日还要求对方剥了二十个大闸蟹。
  
  【是一个好男人呢。】
  
  推开卧室门出去的太宰治,脑海里冷不丁地浮现了这么一句话。
  
  毕竟,做爱都戴套的男人很少见。一个尊重他人格,体贴他的人,总比得知睡了自己的人是一个下三滥的家伙好。
  
  客厅里。
  
  餐桌旁只有两个座位,不存在其他人房子里摆上四张椅子准备待朋友的情况,可见房子的主人平时有多么冷漠孤僻。桌子上是双人的早餐,不算美味,但足够清淡养生,适合常年熬夜的太宰治。
  
  太宰治倒是没有一厢情愿的是为了自己,因为那个人的口味就是这样的。
  
  他不喜欢做饭,这方面的责任就是对方的了。
  
  他不喜欢洗衣服,也是对方每天负责打开洗衣机,或者叫洗衣服务。
  
  他喜欢睡懒觉,对方就会在起床之后注意不惊醒他。
  
  还未见到这个人,越来越多相处的画面出现在太宰治的眼前,包含在里面的温馨感情是他从未体会过的,甚至有一些惊奇与不可思议。他十八岁前的人生中没有毫无防备与一个人同居的经历,冷漠与多疑组成了他在港口黑手党的主要性格,要是有谁知道他会和人谈恋爱,大概是会笑破肚子。
  
  【那个太宰治会喜欢上一个人?】
  
  会的。
  
  在莫名的力量牵引之下,他喜欢上了一个男人,费尽心思地引起对方的注意力,又要注意自己不会暴露在政府的视线之下。
  
  一份太宰治全心全意的“喜欢”是极其恐怖的事情。
  
  占有你,掌控你,扭曲你,让你离不开我,成为我沉迷于爱恋中的玩具。
  
  心操术极强的他可以把别人摆弄成自己想要的样子,不管对方喜欢女的还是男的,只要是他愿意,这个人一辈子只能喜欢上自己!
  
  面对这样恶劣的自己,正常人可能已经死了。
  
  为什么这个人活着呢……
  
  太宰治拿起勺子,无意识地搅拌着碗里的白粥,瓷勺碰到碗壁的声音,就像是他拿着玻棒在搅拌森医生的玻璃器皿的碰撞声。
  
  啊,当年那杯低血压药与高血压药的混合物味道很奇妙。
  
  洗浴间那边的门陡然打开。
  
  一道同居的男人身影从里面走出来,二十五六岁左右,白衬衫,系着花色领带,一条黑色的西装裤勾勒出腿部的轮廓,从外表上看俨然有点神似一名上班族,而不是位于那种条框一堆的严肃部门工作的官员。
  
  薄薄的镜片下,那双浅灰色的眸子望过来的时候,太宰治的心脏停跳一拍。
  
  『白色死神』。
  
  在极致的纯白之上,盛开出了孤高的尸骨之花。
  
  睫毛之下,人类只能看见有限之物的瞳孔里竟然会给人一种“神”的感觉。
  
  他是人间的死神。
  
  而人人恐惧的死亡,正是太宰治追求的东西。
  
  这是对他而言完美的“恋人”。
  
  太宰治再也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,鸢色的眸子里多出其他意味不明的东西,可以拉着人一起共赴黄泉,亦可以在人间歇斯底里的放声尖叫。
  
  “贵将,领带很适合你。”
  
  这么花的领带,不愧是他送给这个“死神”的礼物。
  
  有马贵将闻言看了自己的同居者一眼,在收回目光前顿了顿,过于细心的男人已经发现了一些不同往常的痕迹。
  
  不过,他的停顿自然而然的一笔带过,拉开椅子坐到餐桌前。
  
  这是他们今天交流的第一句话。
  
  “吃早餐吧。”
  
  平凡的日常,不属于有马贵将,也不属于太宰治。
  
  但是两个人坐下来享用了一顿早餐,不言不语,仿佛已经在某个时候心知肚明了一切,不说话,是因为彼此还在同一个房子里。
  
  他们,还是“恋人”。
  
  
  

我发现的一篇写文豪野犬同人写得很棒!

文名:[文豪野犬]为世界祝献上祝福
作者:下线君一路走好
文案:纵使我是不被神所爱的,我依然为向神祈祷。
纵使我是连地狱都不愿意接受的罪人,我依然深爱这个世间。
纵使这世界并不以温柔待我,我依然以温柔对待一切。
为这美好而悲伤的世界献上祝福。
主啊,
求你使我们成为你和平的工具,
在有仇恨的地方,让我播种仁爱,
在有伤害的地方,让我播种宽恕,
在有猜疑的地方,让我播种信任,
在有绝望的地方,让我播种希望,
在有黑暗的地方,让我播种光明,
在有悲伤的地方,让我播种喜乐。
主啊,
求你给予我们那梦寐以求的,
叫我们不求安慰,但去安慰,
不求理解,但去理解,
不求被爱,但去爱。
因为,
给予就是我们的收获,
宽恕别人,我们就被宽恕,
这样的死亡,就是我们的新生。

在下阅后留言:在我看到的文豪野犬同人文里算写得很好的了。作为一个芥川粉,找到这样一篇文,说真的,蛮心酸,找了好久才找到一篇。

小说CP:芥川龙之介×福泽香理(吉田弥生)

链接:http://wap.jjwxc.net/book2/2100445?more=1